Netflix的這部新限定影集《出走布魯克林》,第一集有一場讓人心碎的片段,一位剛從布魯克林哈西迪猶太社區逃離的年輕女子,與幾位新結識的朋友來到柏林的一個海灘度過午後,同行的女性們將上衣脫下,穿著比基尼衝入水中,男性們半裸跟隨在後,這位年輕女子Esther (Shira Haas 飾) 仍穿著層層包覆的猶太服飾,帶著驚喜地看著其餘朋友在水中嬉戲。其中一位男子指著對岸的別墅,跟她說當年納粹高層是在那裡計畫猶太人大屠殺的,「但你們仍在這湖裡游泳?」Esther問,「湖泊就只是湖泊」男子這樣回應。接下來,Esther面帶恐懼但意志堅定,脫下鞋子、襪子,還有身上兩層的衣物,她踏入湖中,下半身浸在水面下,她顫抖地拉下假髮,那是我們第一次看見Esther最原始的模樣,她任假髮隨流漂走,隨後緩緩躺下,緊閉雙眼,全身漂浮在水面上,與水流融為一體。

 

MV5BYWI5OWE5NTgtZmY4NS00YWM5LWIyNDYtNTAxMTMxNDI0Y2U1XkEyXkFqcGdeQXVyMTQxNzMzNDI@._V1_SX1777_CR0,0,1777,999_AL_

 

Deborah Feldman於2012年著的個人回憶錄《Unorthodox: The Scandalous Rejection of My Hasidic Roots》,描述她從哈西迪猶太社區逃往德國建立新生活的故事,當時的她19歲、懷著她的第一胎,她的逃亡過程是一場傳統教義束縛的擺脫,以及她遵循著內心人性的聲音所引發的掙扎。然而,以此回憶錄啟發的Netflix影集《出走布魯克林》,為這內心兩難提供了新的詮釋方向。導演Maria Schrader與影集主創Anna Winger將這個我們相當熟悉的故事架構,融入了驚悚、寫實的人性,裡頭有強烈敏銳的文化觀察,跟隨著女主角橫跨歐美兩塊大陸的旅程,呈現出這位涉世未深的年輕女子如何尋求個人自由,以及傳統的男人們如何嘗試阻止她。

 

Esther是一位年僅19歲的女子,她不愉快的婚姻是長輩們安排的,《出走布魯克林》的開始第一顆鏡頭,她在布魯克林的家中望向窗外,她所居住的威廉斯堡區是正統猶太教派生活的社區,社區周遭被條細繩索圍起來,劃分族人們的生活區域,某方面來說,更像是道限制自由的枷鎖。接著Esther帶著零錢與幾張文件,趁著繩索脫落的時候,跳上飛往柏林的飛機,那裡住著小時後將她拋棄的母親。Esther的出走,在社區之中形成巨大的醜聞旋風,但在這之前,Esther早就被眾人視為異類,因為她的家庭背景,也因為她結婚了一年仍未懷孕,成為一位「失職」的妻子。社區長者指派她那位仍搞不清楚狀況的丈夫Yanky (Amit Rahav 飾) 與他的表哥Moishe (Jeff Wilbusch 飾) 前往柏林追尋Esther的下落,Moishe因為生活複雜火爆,同樣被社區所排擠,希望藉由這次的任務贏得眾人的信任。

 

MV5BOGRhM2FmYmEtMzE1OS00NDcwLTlhNjctYjQzNWUwNDA2ZmRjXkEyXkFqcGdeQXVyMTQxNzMzNDI@._V1_SX1777_CR0,0,1777,999_AL_

 

於是《出走布魯克林》既成為了私密的個人探索旅程,也成為了張力十足的驚悚偵查,不過Esther逃離社區只是《出走布魯克林》故事的其中一環節,更加引人入勝的在於為何她要出走?以及她究竟在逃離什麼?《出走布魯克林》有許多穿插過去回憶的片段,包括Esther當初與Yanky婚約的時刻,在聽聞長輩為她安排對象後,她問阿姨這位素昧生平的男子是怎樣的人,阿姨回應Yanky就是個正常不過的一般人,而「正常」正是Esther此時畢生最渴望的事,她的母親小時拋下她移居柏林,讓她從小就被眾人視為異端,加上她對音樂的熱忱 (社區傳統中,女人甚至連公開唱歌都不被允許),或許嫁給這個正常的丈夫,並成為一位妻子與母親,能將她的人生重新導向正軌。

 

Esther與Yanky兩人初次見面的回憶片段中,Esther羞澀地告訴Yanky:「我跟其他女人不太一樣」,她的未來丈夫回答:「不一樣是好事」。而兩人的婚姻確實又跟一般人不一樣,他們在房事上始終無法達成性慾的滿足,兩人都背負著傳宗接代的重擔,Esther更成為控制狂丈母娘指責怪罪的對象。當初期望婚姻能給予她人生定位的Esther,發現她反而再也無法成為自己,而被迫成為「Yanky的妻子」。Esther渴望的自由,在柏林獲得了滿足,但她同時飽受折磨,她只帶了一點金錢,在這塊新世界中除了拋棄她的母親以外,沒有任何人能求助,她甚至與現代社會完全脫軌,手機、電腦、網路、咖啡…等都是她從未接觸過的東西。

 

MV5BZTVmNzNhY2ItZmY3Ni00NWMyLTg5MTMtZmUyN2Q3ZTFlODc1XkEyXkFqcGdeQXVyMjMyMzI4MzY@._V1_

 

無意之間,她與幾位音樂學院的學生相識,這群學生來自世界各地,他們言語與行為的開放讓Esther又驚又懼,對這些學生來說,Esther簡直像是剛降落地球的外星人。《出走布魯克林》不只在劇情上,在視覺上也清晰地區分出威廉斯堡與柏林兩個故事舞台,影集中的對話穿插著意第緒語、英語、德語,呈現哈西迪猶太社區的畫面精緻得猶如時代劇,無論是場景與服裝設計都下足功夫,種種都精彩地呈現出《出走布魯克林》對於現代 (柏林) 衝撞傳統 (威廉斯堡) 的元素。

 

飾演Esther的以色列演員Shira Haas讓人大為驚豔 (她之前較為大眾的作品演出應是《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她的演出令人著迷陶醉,當Esther溜到音樂學院欣賞學生們的交響樂排練,她從音樂中尋獲救贖與希望,Haas讓觀眾聽見Esther腦海中迴盪的旋律。而文章開頭提到的場景,在第一集的接近尾聲出現時,她靜靜地在水面上沈浮,但Haas讓你感受到她內心此刻的波濤洶湧,這是一個極為神聖的瞬間,與她回憶片段中,婚禮前她被指示下水洗淨身軀的畫面形成對比。

 

MV5BNDljYjRlYjMtMGU3ZC00ZWJhLWE1ZmQtOWEzNzhlYWNmMTIzXkEyXkFqcGdeQXVyMTE0MTk1MTA2._V1_SY1000_CR0,0,1498,1000_AL_

 

《出走布魯克林》的鏡頭也跟隨著Yanky與Moishe兩人從布魯克林一路來到柏林追尋Esther下落,觀眾在之前多半將情感投射在Esther的逃離,但劇情同時卻試圖從兩人的角度出發,特別是Yanky,他從小就被這樣教育著,妻子必須服從丈夫的要求,但他在柏林這塊異地卻逐漸發現,這些塑造他價值觀的習俗,脆弱地絲毫禁不起考驗。《出走布魯克林》是關於一位女子嘗試掙脫這個束縛她的社會,卻同時探究並試圖理解哈西迪猶太長期孤立的文化脈絡,柏林這塊引發猶太大屠殺的土地,如何對猶太社區造成代代相傳的傷害,這些被繼承的傷痕如何形塑成文化的一部分,而這些文化如何影響一整個族群的人們。

 

「當我們忘記我們是誰時,天神將為之憤怒」,《出走布魯克林》有一段,社區長者藉由猶太人數千年前逃離埃及的故事,說明猶太歷史中的無盡苦難,以此角度來看,Esther的出走無疑是對於族群的背叛,但對Esther來說,這是她與出身包袱的對抗。到頭來,Esther其實與祖先們數千年來追求的都是同樣的東西:我到底是誰?

 

發行:Netflix
製作:Real Film Berlin、Studio Airlift
主創人:Anna Winger
導演:Maria Schrader
編劇:Deborah Feldman、Daniel Hendler、Alexa Karolinski、Anna Winger
製片:Alexa Karolinski
攝影:Wolfgang Thaler
剪輯:Hansjörg Weißbrich (4集)、Gesa Jäger (2集)
美術設計:Silke Fischer
服裝設計:Justine Seymour
配樂:Antonio Gambale
選角經理:Esther Kling、Vicki Thomson
集數與片長:4集,單集平均 52分鐘
播出日期:2020年 3月 26日 (全季四集同步上線)

 

2 thoughts on “[影評] 出走布魯克林 Unorthodox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