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端鳥》這個不尋常的片名,在電影的其中一段被揭露主題。男孩 (Petr Kotlár 飾) 看著一隻鳥被飼主漆上白色顏料,之後被釋放入一群成鳥之中,這頭被漆上顏色、與其餘同類與眾不同的小鳥,最終被其他鳥攻擊,墮落回地面死亡。

在觀賞捷克編導Václav Marhoul的《異端鳥》前,請做好心理準備,這部在2019年威尼斯影展首映時引發部分觀眾中途離場的爭議之作,對於暴力、血腥、性有相當強烈殘忍的視覺效果。《異端鳥》改編自波蘭作家Jerzy Kosiński的著作,在許多層面上都充滿著爭議,其一是文字內容描繪一位猶太男孩於二戰時期中歐的流浪過程,其二則是針對Kosiński本人,小說在1965年出版時,Kosiński曾表示內容是改編自他在戰時的童年經歷,但隨後被媒體踢爆Kosiński在戰時與父母以假名冒充為基督教家庭,過著相對安逸的生活,排山倒海而來的抨擊或許導致他於1991年自殺收場。

原作者Kosiński的爭議自然衍伸至《異端鳥》電影中,裡頭對於二戰時期的描繪究竟是否有誇大之嫌?人類在戰火的摧殘之下是否真會抹滅自我人性?是否真會無情地對待他人?我們在將近3小時的片長跟隨著這位無名的猶太男孩 (沒有姓名的設定某方面有著其作為人類代表的作用),他在中歐的土地上四處流浪,電影以幾段章節組成,每章節的篇名皆是以他遇見的人物為名,從一開始與他有血緣關係的阿姨、將他以奴隸買下的巫醫、情緒暴躁的磨坊主人、愛上妓女的捕鳥人、放他一條生路的納粹士兵、對他和善的牧師、訓練他的俄國軍官…,男孩基本上沒有任何台詞,他寂靜地觀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所有的情緒都浮現在神情上、經歷的所有痛苦都浮現在他的眼神之中,初次演戲的Kotlár帶來了不凡的表演。

《異端鳥》開場於男孩被其他孩子壓在地上一陣拳打腳踢,並將他的寵物活活燒死,這段驚悚的開場只是前兆,從此之後,男孩將面對更多、更暴力的殘忍打擊。多數的大人都不曾善待男孩,他遭遇了無數的暴力對待,也親眼見到殘酷發生在面前:一位男人的眼睛被挖出來、一位女子被其餘婦女以酒瓶塞入下體凌虐致死、一位男人在他面前上吊的過程、一位年輕的寡婦以詭異的方式滿足性慾、整個村莊居民被殘暴屠殺。男孩在踏入未知的未來同時,也學習著如何生存在這個世界之中,然而最讓觀眾感到驚恐的是,男孩在這環境之下,輕易地將暴力行為正常化,他在撿到一把小刀時,劃開他的手臂,鮮血直流,但他異常地冷靜,彷彿已經毫無靈魂與知覺。

我們直至電影的結尾才得知男孩的名字,他在佈滿灰塵的公車窗戶上寫上自己的名字,那是他在一連串苦難後,重新找回人性的第一步,同時你會感到沈重,沈痛於在這幕出現之前,已經有多少人性被抹滅消逝。攝影師Vladimir Smutny驚艷的黑白影像,充滿相當原始的情緒,在視覺上加強了電影的主題,為何人類會以極為非人性的方式對待彼此?為何群鳥會攻擊一隻被漆成白色的同類?觀賞《異端鳥》的這159分鐘令人戰慄不安,這是一部會讓人難受的電影,但同時也讓你難以放下,其恐懼讓你不敢直視,但我們心裡都明白這是人類文明曾經發生過的一段歷史,無論Kosiński的文字是否符合事實,我都清楚我絕不想經歷這段過程。

賈小米評分:必看

閱讀英文版影評

One thought on “[影評] 異端鳥 The Painted Bird – 永無止盡的殘酷旅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