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對人類來說真的不太好過,大部分的國家還深陷在疫情的陰霾之下、每日的死亡人數持續上升、而人民抱怨著政府處理危機的不當措施…,當世界仍飽受新冠疫情折磨時,麥可貝 (Michael Bay) 製作的《末世戰疫:鳴鳥檔案》這部關於新冠疫情的電影,還主打著洛杉磯封城以來第一部在此拍攝的片廠製作。

《末世戰疫:鳴鳥檔案》設定在2024年,描述著COVID-19病毒已經變種成更致命的COVID-23,並已造成上百萬人的死亡,政府頒布戒嚴令,整座城市正在為期著數年的封鎖中,不幸被感染的病人則會被送入一座稱為「Q-Zones」的隔離難民營。僅有極少數對病毒免疫的人可以攜帶著黃色的免疫手環,在街上自由活動,Nico (KJ阿帕 K.J. Apa 飾) 便是其中的一位幸運兒,他為Lester (克雷格羅賓森 Craig Robinson 飾) 經營的一家快遞公司工作,為那些無法出門的人運送物資,這在疫情的時刻可是一門賺錢的好生意。Nico的其中一位客戶是美麗的年輕女子Sara (索菲婭卡森 Sofia Carson 飾),她與奶奶住在一處公寓,並透過螢幕與門板,與Nico發展著一段無法肢體接觸的戀情。

在僅有的90分鐘片長內,編導亞當梅森 (Adam Mason) 為他的這部帶有《心靈角落》風格的科幻疫情驚悚片增加了更多角色,有一對富有的夫妻 (布萊德利惠特福德 Bradley Whitford 與黛咪摩爾 Demi Moore 飾),他們的婚姻幾乎已破碎;有一位在疫情爆發時被困在洛杉磯的直播歌手May (亞歷珊卓妲妲里奧 Alexandra Daddario 飾),她是那位有錢丈夫的偷情對象 (兩人有一段相當不舒服的親密鏡頭);有位身障的退伍軍人 (保羅沃爾特豪瑟 Paul Walter Hauser 飾),他是個科技宅,同時是May的忠實粉絲。這些角色大多之間互不認識,但卻又隱約中彼此互有命運上的連結 (我說了,《心靈角落》風格)。

這是一部麥可貝製作的電影,所以你幾乎可以預料到這群角色根本不會有任何情感,只為了推動劇情進行的棋子,《末世戰疫:鳴鳥檔案》的主要劇情衝突是當Sara的奶奶被行動病毒檢測器 (喔天啊,我們現在真的真的需要這個酷東西) 驗出感染病毒後,彼得史托馬 (Peter Stormare) 率領的武裝衛生小組即將前來將兩人都送去Q-Zones,Nico必須與時間賽跑,將愛人救回來。

從電影剛公布消息以來,網路上便有許多批判的聲浪,此時製作一部關於COVID疫情的電影目的何在?況且還將衛生部門塑造成是反派角色,而主角的任務竟然是要將本該進行隔離的潛在感染者救出隔離營?當然,這些都不是我無法好好欣賞這部電影的點,而我也盡量避免我用過於政治正確的角度去評論電影。當創作者試圖在疫情蔓延的當下,拍攝一部關於疫情的電影,至少我會想看到當中有值得發人省思的東西,或是至少具備充足的娛樂元素。不幸的是,《末世戰疫:鳴鳥檔案》沒有滿足以上的條件,不只劇情空洞、不切實際,還缺乏著同理心,於是就連其高潮段落都令人感到低落。

至少當你回頭想到這部電影從提案、編劇、拍攝、製作、發行等環節,都是在疫情大封城時刻所完成,《末世戰疫:鳴鳥檔案》或許在幕後還是有值得嘉許之處,其製作的管理流程或許能為未來的疫情後電影製作帶來不少啟發。但即便如此,這並不表示身為觀眾的我們,就能壓低我們將電影視為藝術、娛樂形式的標準,我敢保證未來我們會看到更多以疫情為主題的影視作品,而《末世戰疫:鳴鳥檔案》會是當中讓人看過即忘的作品之一。

賈小米評分:差

《末世戰疫:鳴鳥檔案》由車庫娛樂發行,將於1月8日全台上映

閱讀英文版影評

One thought on “[影評] 末世戰疫:鳴鳥檔案 Songbird – 無論是真實世界或是這部麥可貝製作的電影,疫情都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