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有著塔哈拉辛 (Tahar Rahim) 與許久沒接戲演出的茱蒂佛斯特 (Jodie Foster) 兩人精彩的表演,《失控的審判》這部相當古典的驚悚片仍令人難以直視,而這正是電影想要達成的目的。電影開場於911事件後的兩個月後,Mohamedou Ould Slahi (塔哈拉辛 飾) 在他家鄉東非茅利塔尼亞的一場婚宴中,被當地警察要求接受美國當局的審問,Slahi相當配合,並且安慰他的母親說自己馬上就會回來,儘管我們都可以從他的眼神中清楚感受到他的焦慮與恐懼。

他的擔憂不是沒有理由的,他在之後被指控擔任911恐怖攻擊的主要招集人之一,接著被移送至古巴的關塔那摩灣拘押中心,這一去竟然就是長達15年的拘禁。這段期間,他持續被毆打、虐待、拷問、監禁,無論生理與心理都遭受嚴峻的酷刑,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15年的時間,他從頭到尾都因缺乏確切證據,從未受到官方的任何一項法律起訴。

Slahi將這段經歷記錄下來,並在2015年出版自傳《關塔那摩日記》,著作成為轟動全球的年度暢銷書籍,現在則由編劇羅利海恩斯 (Rory Haines)、蘇拉布諾希爾瓦尼 (Sohrab Noshirvani) 與調查記者邁克爾布朗納 (Michael Bronner) 共同改編成電影劇本。導演凱文麥克唐納 (Kevin Macdonald) 極為衝擊的執導手法讓電影時而有些公式化,但同時有效地傳遞其政治訊息,Slahi落為受害者的生命遭遇,成為一道清晰的窺視,讓人看見我們的法律系統存在著顯而易見的錯誤與陰暗面。

歸功於Slahi勇敢發聲,現在全世界都知道關塔那摩灣拘押中心是一個無法無天的黑洞,在這裡不需要任何法律背書,執法者就可以將人囚禁數年光陰。囚犯被施暴、被迫承認從未犯下的罪行,在《失控的審判》的片尾字卡指出關在這裡的779位囚犯中,僅有8位最終被定罪,而Slahi的案例不過是近800位囚犯中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件。導演凱文麥克唐納向來不避諱拍攝現實中極富爭議的政治議題與人物,從他的作品如《九月的某一天》與《最後的蘇格蘭王》便可見一斑,而這部控訴腐敗系統的《失控的審判》是他對於國家與人民如何面對創傷的一道檢視,提出了令人深思的質疑。從水刑、到強迫性交、到將人幾乎全裸置身於極度低溫環境,這些逼供的虐囚手法,目的是為了擊破囚徒的意志力,但同時這些行為也在摧毀我們的司法正義系統。

在呈現Slahi長達數年被施虐的情節,電影來回在不同時空之間穿梭,這種劇情結構在攝影師阿爾文卡克勒 (Alwin H. Küchler,作品包括《賈伯斯》、《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太陽浩劫》、《捕鼠者》) 精彩地玩轉不同畫面比例之下加強背後的情緒,舉例來說,Slahi被連續施虐逼供的時間點,其4:3比例構圖在視覺上散發著被囚禁的窒息感。再加上塔哈拉辛令人眼睛一亮的演出,這位法國演員早在2009年便以賈克歐迪亞 (Jacques Audiard) 的坎城獲獎片《大獄言家》以同樣演出囚犯角色驚艷影壇,他精彩地呈現Slahi性格上既嚴肅卻親切的面相,詮釋著這位真實人物深層且私密的情緒。

然而,美國當局也不是隨機逮捕人的,確實有些跡象讓Slahi遭惹臆測,包括他的表兄是蓋達組織的重要人物,表兄還曾用賓拉登的電話打電話給他過,更別提其中一位恐怖份子曾借住他的公寓過一晚,種種事實都讓當局懷疑他案中參與了這場史上最慘烈的恐攻事件。不過在《失控的審判》中,這些起疑之處都僅是背景故事,電影的預設立場早就以無罪來看待Slahi,也壓根不在乎調查真相的過程。

在Slahi成為囚徒後,電影帶我們花費更多的時間在Nancy Hollander (茱蒂佛斯特 飾) 這位著名的人權律師身上,她與充滿理想的年輕助理Teri Duncan (雪琳伍德利 Shailene Woodley 飾) 決定接下Slahi的案子。站在他們對立面的是海軍軍官Stuart Couch (操著南部口音的班尼狄克康柏拜區 Benedict Cumberbatch 飾,同時也是電影的製作人),這位軍官代表政府起草針對Slahi的訴訟,他的好友正是聯航175號 (第二架撞上世貿中心的飛機) 的飛行員,給予他強烈卻拉扯的動機去對付Slahi。不過,在Hollander與Couch各自挖掘出Slahi於關塔那摩灣拘押中心的境遇之後,兩人都開始質疑自我,也開始發覺自己的國家正在犯下的過錯。

《失控的審判》旨在檢視美國對抗恐怖主義這場戰役背後流露的罪惡感,同時指出美國如何在這段過程中背叛自我的價值,從布希、到歐巴馬、到川普,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的總統政權,都不曾將國家引領至公正的道路上。這是一道令人敬佩的警訊,也幸虧導演凱文麥克唐納作為蘇格蘭人的身份,在政治與社會輿論上,他鮮少需要特別擔心受到不愛國的批判指控。但是,電影並未富有人性化的一面,導致其角色到頭來有些淪為敘事工具之嫌,儘管出色的演出陣容時不時為故事增添意外的情感深度。

在電影的尾聲,如同多數改編自真實故事的電影,導演凱文麥克唐納放上Slahi的真實錄像 (他在2016年終於被釋放)。假如你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而被囚禁且施虐長達15年,任誰都會感到憤怒與仇恨,但Slahi總是透過禱告與笑容,試圖保持慷慨與諒解。在觀賞電影描繪他十多年的艱苦日子後,他還願意與拘押中心的執法者成為朋友,實在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反觀來看,當你看到這些真實的影像後,你會馬上認知到電影本身忽略了多少更加值得深入的情節。

看著Slahi在鏡頭前開懷大笑、熱情地載歌載舞,背後透露的是導演凱文麥克唐納的敘事角度,缺乏更加深度與連結觀眾的人性層面,導致Slahi的銀幕形象與真實的錄像產生了落差,最終模糊且空白。《失控的審判》的核心在於Hollander如何協助Slahi對抗當局的打壓,以及Slahi在腐敗的系統中如何維持正向的希望,儘管導演凱文麥克唐納的執導方向讓電影有些冷感,電影還是傳遞出了最重要的一則訊息:正義的真實價值在於諒解,而非以牙還牙的復仇,這或許是我們能擺脫殘酷輪迴的唯一方法。

賈小米評分:普

《失控的審判》由Catchplay發行,於6月11日全台上映

閱讀英文版影評

One thought on “[影評] 失控的審判 The Mauritanian – Kevin Macdonald改編自真實事件的政治驚悚片,因Tahar Rahim的表演而閃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